1. <tbody id="0cie1"></tbody>
      <th id="0cie1"><pre id="0cie1"></pre></th>
    2. <th id="0cie1"><pre id="0cie1"></pre></th><tbody id="0cie1"></tbody>

      力成文学
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经典语录 >

      琅铘榜经典影视台词

      发布日期:18-04-09       文章归类:经典语录       标签: 琅铘榜 影视台词
             
       
      他天性不善权谋,这又有何妨,不是还有我吗?那些阴暗的,沾满血腥的事我来做好了,为了让恶贯满盈的人倒下,即使让我去朝无辜者的心上扎刀也没有关系,虽然我也会难过,但当一个人的痛苦曾经超越过极限的时候,这种程度的难过就是可以忍耐的了。
      *****
       
      “无论曾经是怎样一个天真无邪的朋友,从地狱归来的人都会变成恶鬼,不仅他认不出来,连我自己,都已经认不出我自己了。”
      *****
      已经错过的岁月,和已经动过的心,都像是逝去的河水,永远也无法倒流。
      *****
      你知道我这双手,以前也是挽过大弓,降过烈马的,可是现在只能在这阴诡地狱里,搅弄风云了。by梅长苏(林殊)
      *****
      “想那日束发从军,想那日霜角辕门。想那日挟剑惊风。想那日横槊凌云……流光一瞬,离愁一身。望云山,当时壁垒,蔓草斜曛……”
      *****
      情出自愿,事过无悔。
      *****
      吾妹霓凰 见字如面 
      兄有三愿 一愿长安康 二愿长喜乐 三愿莫痴候 
      戎马倥偬 逝水如斯 不可彷徨独宿 
      今生奈何 情深缘浅 
      偷得朝夕已是奢 苍天怜我 
      承君一诺 来生必践 
      青青河畔 寻常人家 粗衣淡茶 
      共白头 长相守 
      ——兄长林殊
      *****
      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复杂,并非简简单单的黑白是非,可以一刀切成两半。
      *****
      霁月清风,琅琊榜首 
      谁记昔年,策马风流 
      十载倏忽过,几回魂梦旧游 
      又多少冤魂织就,那缓带轻裘 
      尔虞我诈斗,不论缘由 
      本唤作成王败寇
      *****
      身份,就像人的第二层皮肤一样,如果撕烂了,恐怕会面目全非……
      *****
      可唯有这个人,唯有这个怀抱,能够让她回到自己娇憨柔软的岁月,纵情地流泪,无所顾忌地撒娇,没有热烈涌动的热点,没有朝朝暮暮的相思,有的,只是如冬日阳光般暖暖又懒懒的信任,仿佛可以闭上眼睛,重新变回那个永远无忧无虑,让他背着四处奔跑的小女孩……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谁又真的比别人都强,只不过这些年殚精竭虑,只想着这一件事,自然就会周全许多。
      *****
      琅琊榜首,江左梅郎。麒麟之才,得之可得天下。
      *****
      世间有多少好朋友,年龄相仿,志趣相投,原本可以一辈子莫逆相交,可谁会料到旦夕惊变,从此以后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“天涯路远”!
      *****
      青砖黛瓦,旧景如旧 
      草木无情,不解凡忧 
      当时烽火骤,焚尽几多残留 
      一袭白衣祭故人陈情此时休
      *****
      “现在的每一分时光,都是从过去延续而来的,不查清楚过去,又怎么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,不应做什么?无论是再久远的过去,种下什么因,终有什么果。
      *****
      这不是放弃,而是选择……我当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长苏,却能在最后选择林殊的结局,这对我而言难道不是幸事?
      *****
      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,骨髓里都渗着毒。by梅长苏(林殊)
      *****
      人去楼空,物换星移,可不代表一切就消失了。该留下的,还是会留下。有些人,有些事,依旧深藏在心里,不会被时间抹去。
      *****
      都说缘许三生,此生一诺,来世必践
      *****
      如果有遗憾,那也是遗憾没有再爱你多一点。
      *****
      这世间纵有风雪,亦有人万死不离
      *****
      想要不伤心,其实是多么容易的事。只须寻一山水乐处,隐居休养,再得二三好友,时常盘桓,既无勾心斗角,也无阴谋背叛,缠绵旧疾能够痊愈,受人好意也不须辜负,于身于心何乐而不为?只可惜,那终究只能是个奢望,已背负上身的东西,无论怎样沉重怎样痛苦,都必须要咬牙背负到底。
      *****
      一卷风云琅琊榜,囊尽天下奇英才。
      *****
      持身不正,持心不纯,则权势富贵皆如云烟,无论何情何境,勿忘本心之善念。
      *****
      他就像一团熊熊烈火被扑灭后余下的那一抹灰烬,虽然会让人联想到曾经存在过的那团火焰,却再也没有火焰的灼灼热量和舞动的姿态。
      *****
      风凄凄,雨声急 
      琅琊遥望金陵兮,长别离 
      长别离,折柳寄 
      青盖简车人去兮,露淅淅 
      露淅淅,城如是 
      人非物是遇故兮,长相忆 
      长相忆,怎堪忆 
      旧时光影缭乱兮,乱此心 
      乱此心,痛忍其 
      深院小窗独坐兮,搅风云 
      搅风云,弄一城 
      朝野惊变谁主兮,如他期 
      如他期,如他弃 
      风云变换随他兮,定江山 
      定江山,名唯暗 
      手笔精绝不识兮,拥裘还 
      拥裘还,山河寒 
      一朝急报边险兮,人不安 
      人不安,旧心燃 
      昔日热血犹念兮,遣边关 
      遣边关,山河山 
      敌退兵回故园兮,人未还 
      人未还,泪阑干 
      纵把天下覆去兮,何所甘
      *****
      明知是陷阱,是虎狼之穴,可是仍然要去,利弊得失如此明显,却仍然要去抢,如此愚蠢,却又如此有胆魄的人,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。
      *****
      世间的事也许就是这样,在你得势之时根本不放在眼里的那个人,也许某一天会给你最沉重地一击,想也想不到,躲也躲不开。
      *****
      人只会被朋友背叛,敌人是永远不会有背叛和出卖的机会的。
      *****
      能都怪朝臣么?君者,源也,源清则流清,源浊则流浊,如今在朝中为官,坦诚待人被讥为天真,不谋机心被视为幼稚,风气若此,何人之过?
      *****
      青山如故,只是人心变了。
      *****
      你知道吗?一个人的心,是可以变硬的...
      *****
      琅琊榜景瑞言 
      我曾经因为你这么做,非常难过,可是我毕竟已经不再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孩子了,我明白了,凡是人总有取舍,你取了你认为重要的东西,舍弃了我,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,若是我因为没有被选择,就心生怨恨,那这世界岂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谅之处,毕竟谁也没有责任要以我为先,以我为重,无论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强求。我之所以这么待你,是因为我愿意,若能以此换回同样的诚心,固然可喜,若是没有,我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。 
       
      梅长苏言:景瑞,虽然这时间少有公平,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永远保持这份赤子之心。
      *****
      我们大家未来的命运如何,将会遭遇到什么,现在谁也难以预料,所能把握的,唯此心而已。
      *****
      若非历经生死劫关,又何谈前世鸳盟?
      *****
      走得越高,心越寂寞
      *****
      所谓世间万物,无处不道。隐于山林为道,彰于庙堂亦为道,只要其心至纯,不作违心之论,不发妄悖之言,又何必执着于立身何处?
      *****
      我知道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理由,只不过大家都太为自己考虑了,世间许多烦恼也就因此而生。
      *****
      如果说我曾经想过要努力回到她身边的话,那么从两年前开始,这种想法就已经没有了。我的存在,以前没有为她带来幸福,起码以后也不要成为她的不幸。能做到这一点,我很高兴……
      *****
      忍别离。不忍却要别离。
      *****
      再强的女人,终究只是女人,有些事情对男人来说无所谓,但对于女人,却会是足以摧毁她心志的打击......会让她觉得嫁给谁,将来过什么样的生活,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。
      *****
      离难忍忍别离 
       
      狼烟烽火何时休 
       
      成王败寇尽东流 
       
      蜡炬已残泪难干 
       
      江山未老红颜旧 
       
      忍别离 不忍却要别离 
       
      托鸿雁南去 不知此心何寄 
       
      红颜旧 任凭斗转星移 
       
      唯不变此情悠悠 
       
      狼烟烽火何时休 
       
      成王败寇尽东流 
       
      蜡炬已残泪难干 
       
      江山未老红颜旧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说实话,你这么做,我曾经很难过。但我毕竟不是自以为是的小孩子,我知道人总有取舍。你取了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,舍弃了我,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。我不可能因为你没有选择我而恨你,毕竟......你并没有责任和义务一定要以我为重,就算我曾经那样希望过,也终不能强求。
      *****
      谋局自当如是,如果我们把成功的机会,都押在对手的选择上,那便是下下之法;做出何种选择,我们都有应对之道,那才能算掌控住大局。
      *****
      愿赤子之心,永生不死。
      *****
      魂灵是不会只看表面的,他们知道你的心。
      *****
      既然相爱,为何不来?为何不来?
      *****
      如果要坠入地狱,成为心中充满毒汁的魔鬼,那么我一个人就可以了,景琰的那份赤子之心一定要保住。
      *****
      经过那情断恩绝的一夜后,萧景睿以为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轻易震动自己的情绪。可是今日这薄薄一巾所展露出来的真相,却是与他个人的身世之痛完全不一样的另一个地狱,一个更深更黑、更卑劣更无耻的地狱,一个充满了血腥、冤恨、阴惨和悲愤的地狱。 
      在这个地狱的炼炉中,埋葬了 一代贤王,一代名帅和七万忠魂,埋葬了当年金陵帝都最耀眼最明亮的少年,也埋葬了无数人心中对于理想和清明的希望。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谋大事者,需懂得割舍。
      *****
      在这世上本就没有自由自在的人,只要你有欲望、有情感,就绝不可能自由自在。
      *****
      此生一诺,来世必践。
      *****
      权倾谈笑变,妙计敛藏于袖 
      负手算尽天下事,当饮一樽酒
      *****
      尘埃落定后,提缰回首 
      万千过往烙心头 
      暗香幽幽,江山皆没入一眸 
      朱墙宫深,人心难嗅
      *****
      只要能相聚,自然哪里都好
      *****
      遍识天下英雄路,俯首江左有梅郎
      *****
      以梦为马,驰骋流年。
      *****
      病骨一身,未雨绸缪 
      心中算谋,几人看透 
      纵年寿难永,无愧一生所求 
      此去踏关山千重,将前尘挥袖 
      泣血书千轴,悲歌唱彻 
      战骨碎尽志不休
      *****
      疯狂到想要去寻找那永远不能再找回的亡魂,疯狂到想要把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影重合在一起。然而结局,只是一片冰冷如雪的失望。
      *****
      我的存在,以前没有为她带来过幸福,起码以后也不要成为她的不幸。能做到这一点,我很高兴......
      *****
      〖这空灵的城,我还为你守着〗 
      〖这素雅的宅子,我还为你看着〗 
      〖这简单的辞,我还为你写着〗 
      〖这一生的诺,我还为你等着〗 
      〖这红尘的情歌,我还为你唱着〗 
      〖这江山如画,我还为你游赏着〗 
      〖这盛世太平,我还为你见证着〗 
      〖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〗 
      〖你怎么还不回来呢?〗
      *****
      下雪了,最适合杀人了—林殊
      *****
      不知道什么是军人,什么是战场么?也许在十二年前那场寒冬的雪中,心凉了,血也凉了,但那些烙入骨髓里的东西呢,是不是也凉了?
      *****
      “就算城门破了,还有殿门,殿门破了,还有我们的身体,只要一息尚存,就不算失守。”
      *****
      “殿下可知,如果皇上发现殿下在查祁王旧案,定会惹来无穷祸事?” 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 
      “殿下可知,就算查清了来龙去脉,对殿下目前所谋之事也并无丝毫助益?” 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 
      “殿下可知,只要陛下在位一日,便不会自承错失,为祁王和林家平反?” 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 
      “既然殿下都知道,还一定要查?” 
      “要查。”
      *****
      你有情有意,可你为什么就没脑子?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你答应我,永远不要告诉景琰。那个和他一起长大,活泼又可爱的伙伴,和他身边这个阴险毒辣,做起事来不择手段的谋士,永远都不是同一个人。这样不是更好吗?
      *****
      “天下人如果误解你,那是天下人的愚钝,你又何必介意?” 
       “说实话,我真的介意。不仅我介意,我还希望你也介意。不把天下人的评价放在心头的人,就不知自省和约束为何物,这又如何做得了明君?
      *****
      梅岭藏殊 梅长苏
      *****
      问题出自朝廷,答案却在江湖,无妨。
      *****
      林殊虽死,属于林殊的责任不能死。但有一丝林氏风骨存世,便不容大梁北境有失,不容江山残破,百姓流离。
      *****
      既然我活了下来,就不会白白的活着。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林殊是谁?林殊是他骄傲张扬、争强好胜,从不肯低头认输的知交好友,是那银袍长枪、呼啸往来。从不识寒冬雪意为何物地小火人,是喜则雀跃、怒则如虎,从未曾隐藏自己内心任何一丝情感的赤焰少帅…… 
      可梅长苏又是谁呢?他低眉浅笑。语声淡淡,没有人能看透他所思所想;他总是拥裘围炉。闪动着沉沉眸色算计险恶人心;他的脸色永远苍白如纸。不见丝毫鲜活气息,他地手指永远寒冷如冰。仿佛带着地狱的幽凉。他就像是一团熊熊烈火被扑灭后余下地那一抹灰烬,虽然会让人联想到曾经存在过地那团火焰,却再也没有火焰的灼灼热量和舞动地姿态。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他们以前是肩并肩的兄弟 一起赛马 一起上战场共面狼烟 
      一起背靠着背冲出重围 骄傲如林殊 无法想象有一天景琰跑过来扶住她虚弱无用的身躯说小殊你没事吧 
      不能想象 也不能接受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朕的天下,岂是他说拿去就能拿得去的
      *****
      你要相信,朕是受了小人的蒙骗,林燮辅佐朕十年,你母亲,晋阳,更是朕的亲妹妹呀。朕抱过你,带你骑过马,陪着你,放过风筝,你记得吗
      *****
      风暴将至,也不知这股暗流,最终会流向何方?
      *****
      抛开彼此的身份,抛开那桩由大人们订下的婚约,林殊哥哥还是林殊哥哥,不管过去多少年,不管世事如何变迁,纵然有一天各寻各的爱情,各结各的佳侣,纵然将来儿女成行,鬓白齿松,林殊哥哥也依然是她的林殊哥哥。
      *****
      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居然信你。
      *****
      我曾经因为你这么做,非常难过,可是我毕竟已经不再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孩子了,我明白了,凡是人总有取舍,你取了你认为重要的东西,舍弃了我,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,若是我因为没有被选择,就心生怨恨,那这世界岂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谅之处,毕竟谁也没有责任要以我为先,以我为重,无论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强求。我之所以这么待你,是因为我愿意,若能以此换回同样的诚心,固然可喜,若是没有,我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。
      *****
      只要其心至纯,不做违心之论,不发妄悖之言,又何必执念,立身于何处。实淡泊而寡欲兮,独怡乐而长吟,声皦皦而弥厉兮,似贞士之介心。
      *****
      梅长苏问靖王,如此兴师动众,不计后果,无论营救是否成功都对自己所谋之事毫无益处,只是为了区区一个卫铮,这样做,值得吗?靖王回答:如果我死后,见到赤焰军主帅林殊,他问我,为什么不救他的副将。我难道回答他说,因为不值得吗?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天下乃天下人的天下,若无百姓何来天子,若无社稷何来主君
      *****
      不是还有我吗,那些阴暗沾满鲜血的事,就让我来做,想要推倒恶贯满盈之人,难免会伤及无辜,就让我来,甚至有时候,还要在他心上狠狠的插上一刀,靖王承受不了,就让我来背负吧
      *****
      放眼十万男儿,奔腾如虎,环顾爱将挚友,倾心相持。 
      当年梅岭寒雪中所失去的那个世界,似乎又隐隐回到了面前。 
      烟尘滚滚中,梅长苏地唇边露出了一抹飞扬明亮地笑容,不再回眸帝京,而是拨转马头,催动已是四蹄如飞的坐骑,毅然决然地奔向了他所选择地未来,也是他所选择的结局。
      *****
      我的这双手,曾也是挽过大弓,降过烈马的,可如今只能在这阴诡的地狱里,搅弄风云了。
      *****
      想要把恶贯满盈之人推倒,难免会伤及无辜。
      *****
      因为经历过生死的人,就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里归来的,只在一个世界里生活过的人,是很难和他们一样的......可是为什么要和他们一样呢?如果可以快快乐乐的在单纯的世界里过一辈子不是更好吗?
      *****
      守我家国山河依旧 
      横长枪却换离愁 
      倾余生风骨同守 
      此血仍殷 
      此身豪情仍未收
      *****
      你我都明白,其实让我觉得无比痛苦的,说到底还是那个真相本身,而不是揭开真相的那只手。当年的事根本与你无关,我也不至于可笑到迁怒于你,让你来为其他人做的错事负责。
      *****
      他永远金陵城内,最明亮的那个少年。
      *****
      所谓人命关天,这才是底线
      *****
      纵使风云变幻,终究不离其宗,多思无益。
      *****
      我已经当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长苏了,如果到最后我可以回到林殊的结局,回到北境回到战场,那对我来说是一件幸事。梅长苏的使命已经完成了,可是林殊还有他的职责,我要回去,回到赤焰军当年的战场,你总说你不认识林殊,我相信你在认识他之后,一定不会失望的
      *****
      试声之后的曲调哀婉自然,仿若是平平淡淡的娓娓叙谈,又似是潺潺流逝的不羁小溪,虽然清缓无奇,却又令人平生一股落花流水的茫然,勾起无限相思情肠,酸楚幽痛几难抑制,不知不觉心头便如堤溃洪泄一般,只想着痛快一恸。
      *****
      昔年朱弓,壁上空悬 
      征途望断,铁甲犹寒 
      明眸在心,青山难掩 
      江山如画,是我心言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梅长苏:飞流啊,你想不想学拍一下就能让蔺晨哥哥笑个不停的手法?飞流:想学。梅长苏:学来干什么呢?飞流:拍他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都说缘许三生,希望来世我们都可以生在平常人家,可以平淡安稳的携手终老。此生一诺,来世必践。
      *****
      既然他们要动用江湖势力,我就让他们知道,这个江湖,到底谁做主
      *****
      关山横槊,谁可补天 
      碧血长枪,昨日少年 
      孤影归途,不见烽烟 
      一笔千秋,后人心间
      *****
      情义千秋,在梅岭雪间长留。
      *****
      琴台设好,鼎香氤氲,室内多掌了一盏灯,更加明亮。那人撩衣坐下,十指轻挑,在琴弦上流水般一抹,一缕琴音袅袅飘出,萦绕梁间。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但这一次,我决定要尽全力帮他,付出任何代价也在所不惜,因为他和靖王的这个决定......实在让我感到震动。明知是陷阱,是圈套,利弊如此明显,但仍然要去救,所为的,只不过是往日的情义和公道......我已经太久没有见过这么蠢,却又这么有胆魄的人了。如果这次我不帮他们,将来有何颜面去见泉下的故友?
      *****
      “跟你说啊,我都计划好了,”蔺晨见他让步,越发兴高采烈,“我们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,住两天绕到秦大师那儿吃素斋,修身养性半个月,再沿沱江走,游小灵峡,那儿山上有佛光,守个十来天的一定看得到,接着去凤栖沟看猴子,未名、朱砂和庆林他们也很久没见面了,随路再拜访拜访,顶针婆婆地醉花生你不是最喜欢吃了吗?咱回琅琊山之前去拿两坛子……” 
      “好了好了,”梅长苏举起两只手,表情有些无力,“蔺晨,照你这个走法,等我们到琅琊山的时候,怎么也得大半年吧?” 
      “大半年怎么了?”蔺晨深深地看着他,“你算时间干什么?算清楚了又有什么益处?你信我,我们就这样走,能不能最终走回琅琊山,根本不是需要考虑地事情,不是吗?”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(蔺相如)出使虎狼之国而无惧色,辩可压众臣,胆可镇暴君,既能保完璧而归,又不辱君信国威,所谓慧心铁胆,不外如是。
      *****
      梅长苏:我现在一想起以前的事情,心里面就像有一座冰山被火烤着。一时暖暖的,一时又透着刺骨的寒意 霓凰:林殊哥哥,为了将来,为了我,你要好好保重。梅长苏:霓凰,如果你的将来没有我,也一定会很好的,会很好的~
      *****
      还望殿下不要怜他之苦,过于溺宠。就送入军中磨练,让他早些知道什么是男儿慷慨。不要象我这样,只余满腹机谋……
      *****
      人只会被朋友出卖,敌人永远没有机会。
      *****
      忠义在心,不在名。只要你不直接危害皇上,就永远都不会是我的敌人。
      *****
      是啊......我明白,若我不明白,又怎么会就这样回来......可是蒙卿,你必须告诉我,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?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?那个是小殊啊!你我都知道小殊是什么样的一个人,我以前甚至觉得,就算把他整个人打碎了重新装起来,他也永远是那个神采飞扬的林殊......
      *****
      我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,连骨髓里都渗着毒。
      *****
      赤焰案最初爆发时,历经三朝却从不干预朝政的老太后跣足披发亲上武英殿,满脸是泪地要求梁帝将林殊的名字从主犯名单上删去。对于当时已伤心欲绝的太皇太后而言,保住赤焰军她已经做不到了,但最起码,她希望至少保住她年仅十七岁的曾外孙的性命。 
       
      而一直安静地等待着前方消息的晋阳长公主,在听闻夫亡子死噩耗的那一天,携剑闯入宫城,当众自刎于昭阳殿前,血溅玉阶。 
       
      三日后,萧景禹被赐死,同日宸妃自尽。 
       
      曾经朝气蓬勃、英才济济的祁王府就此烟消云散,只余下满朝从此唯唯诺诺的余音。
      *****
      嗯,因为他还是没有变啊,虽然看起来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了,虽然没有那么开朗,没有那么明亮了,虽然他心里也积满怨愤和仇恨了,但是在骨子里面,他却还是那个好心肠的萧景琰,还是那个有时欺负我,有时又被我欺负的好朋友。
      *****
      霓凰:林殊哥哥,你真的不知道我更牵挂的人是谁么? 
      长苏:知道 
      霓凰:我真忍不住想拉着你的手离开这里,离开京城,离开所有人。我们一起回云南,苍山洱海逍遥自在。我烦透了再做这个郡主,我也不想你再做什么梅长苏。我想你只是我的林殊哥哥。 
      长苏:我也一直在盼着这一天,盼着我可以做回林殊
      *****
      刀已出鞘,箭已上弦,你叫我如何回头! ——言阙
      *****
      不问也是一种孝道。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狼烟烽火何时休 
      成王败寇尽东流 
      蜡炬以残泪难干 
      江山未老红颜旧
      *****
      可是女人的感觉总是不讲道理的,就算什么痕迹都没有,我们也能知道......也许越是什么都没有,我才越是知道......林殊哥哥,对不起,我不再离开你了,我永远都不再离开你了.....
      *****
      景运二十六年,陛下尚是皇子,遭人陷害,屠刀悬颈,是你的同窗伴读,后来的赤焰主帅林燮,拼死找回证据,面呈先皇,才救回陛下一命。 
       
      景运二十九年,五王之乱血洗京城,当年林帅还是巡防营的一个统领,他亲率三百骑兵,冲进禁军营,最终力保陛下登基。 
       
      开文十年,西晋失守,金陵围城,又是林帅,自北境千里勤王,血战三日,方平京城之乱。 
       
      无论是为友还是为臣,林帅从未负过陛下。太子和朝臣们今日所请,无非是想还原当年的一个真相。陛下究竟是为何,连如此理所应当的请求都不能答应呢?
      *****
      林殊本已命运多舛,只为少年时无关情爱的婚约,就已带累霓凰多年,如今奄奄病体,苟存性命,前途多艰,更是再无半分余力牵扯儿女之情……
      *****
      当一个人的痛苦曾经超越过极限的时候,这种程度的难过就是可以忍耐的了。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飞流,我的太奶奶,终究还是没能等到我回去......
       
      *****
      景琰,别怕
      *****
      他实在是想都没想到靖王居然会误会到那个地方去,可见人的心思啊,果然是最深不可测的,你永远都不能说,自己把握住了另一个人的想法,所以即使是曾经亲密无间的父子,也可能会被流言侵蚀。
      *****
      你总说你不认识林殊,我相信你在认识他之后,一定不会失望的。



      力成文学
      极速分分彩 江永县 | 平阴县 | 花垣县 | 楚雄市 | 四川省 | 留坝县 | 南投市 | 宜君县 | 清徐县 | 黄陵县 | 新乡县 | 阳原县 | 瑞金市 | 吉林省 | 兴海县 | 西乌珠穆沁旗 | 朔州市 | 渑池县 | 新邵县 | 正阳县 | 浦江县 | 乾安县 | 宁陵县 | 新余市 | 五台县 | 丹棱县 | 嘉义县 | 高尔夫 | 阳泉市 | 东丽区 | 平凉市 | 沅陵县 | 克山县 | 吴桥县 | 西充县 | 邮箱 | 阿拉善盟 | 申扎县 | 大竹县 | 新宾 | 泸西县 | 施秉县 | 宾阳县 | 桃源县 | 五指山市 | 仁怀市 | 渝中区 | 上犹县 | 同心县 | 太仓市 | 井研县 | 长宁区 | 确山县 | 贵阳市 | 宁城县 | 德惠市 | 克山县 | 达拉特旗 | 柞水县 | 山东省 | 裕民县 | 九龙县 | 秦安县 | 镇江市 | 鄱阳县 | 弥勒县 | 盈江县 | 南靖县 | 垣曲县 | 洞头县 | 井陉县 | 海兴县 | 拉萨市 | 遂平县 | 察雅县 | 弋阳县 | 浠水县 | 肇源县 | 龙井市 | 黎城县 | 泰宁县 | 扎囊县 | 威宁 | 明光市 | 丽水市 | 乌什县 | 宁陵县 | 普兰县 | 溧阳市 | 盱眙县 | 正宁县 | 吴江市 | 静安区 | 准格尔旗 | 岐山县 | 麻城市 | 津南区 | 威海市 | 甘谷县 | 博湖县 |